五道口金融论坛聚焦金融科技:助力金融供给侧改革提升市场效率

关注“科技金融在线”,了解第一手信息。

摘要:金融科技是金融业改革创新浪潮的前沿,其本身就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量和效率的重要方式,也引领着未来金融业的发展方向。


金融科技是金融业改革创新浪潮的前沿,其本身就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量和效率的重要方式,也引领着未来金融业的发展方向。


在2019清华五道口金融论坛主题论坛五环节,围绕“金融科技与传统金融融合”的话题,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、局长霍学文发表了主旨演讲。


天津大学讲席教授张维,蚂蚁金服集团数字金融板块总裁黄浩,陆金所控股首席执行官计葵生,百信银行执行董事、行长李如东,百融云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张韶峰,上海冰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、董事长、首席执行官顾凌云,宜信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人Anju Patwardhan,道口贷董事长、首席执行官罗川,基构通创始人、上海基煜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总裁王翔分别发表了主题演讲。本环节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鑫苑金融学讲席教授、 副院长张晓燕主持。


金融科技:回归理性再出发


霍学文在演讲中表示,金融科技要在有效监管下规范发展,就一定要建立起有效的金融科技发展生态机制,也就是说,监管要明确,业界要负主体责任,研究者要有正确的导向,包括媒体在内要加强金融科技的启蒙。

霍学文指出,金融科技必须要加强监管,由于金融科技具有开放性、延展性的特征,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金融市场的固有风险和金融媒介的风险。北京市形成了“1+3+N”的互联网金融监管体系,即以自律监管为依托,以产品登记、信息披露、资金托管三大监管措施为核心,以行业大数据平台、托管平台、行业并购基金、行业风险处置机制为一体的互联网金融监管体系。


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


张维在发言中表示,技术确实对金融运营模式和创新产生很多思路、工具,这也形成了今天所谓的金融科技。这些创新至少应该在客户触达、风险识别、风险控制方面帮助提高金融运行的效率。张维认为某种意义上这大概也是金融科技的某种试金石。

他还指出,从本质上来说,金融无非是你看到一堆所谓的数据,你用一些方式加工它,最后得到你对风险的判断,定价的判断。过去我们可能有市场的数据,基本面的数据,人脑加工这些数据,就是传统看到的情况。后来我们有了数学的模型,定量化的分析、技术。如今我们除了市场基本面,市场的数据之外,还有一些大数据。如果你用量化的技术分析的时候,这大概就是属于程序员的形象了,就不再是西装革履的样子了。未来有可能用机器智能来加工这些东西,现在差不多也是这样了,这就是我们看到的金融科技创新带来的影响。


金融机构与科技机构融合发展是大势所趋


黄浩在演讲中表示,这是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,每个金融科技的从业者都在拥抱变化。从蚂蚁金服的实践来看,金融机构与科技机构的融合发展一定是大势所趋。蚂蚁金服深深的相信金融科技的道路必须是一条开放的道路,必须是产品的开放,必须是能力的开放,也必须是技术的开放。

此外,黄浩在现场还分享了其对未来金融科技展望的三个思考:第一个思考,金融科技的深远影响才刚刚开始,如果说是万里长征我们只走了第一步。虽然今天的金融业务90%都已经在网络上完成,但是绝大部分还是渠道替代,真正基于智能的内核驱动的业务我们认为才刚刚开始,会精彩纷呈。


第二个判断就是金融科技不仅仅是一类机构,也不仅仅属于一类机构,一定是共同发展的路径,是殊途同归的道路,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不存在传统金融和新金融机构。甚至我们判断几年之后金融科技的说法会逐渐的消失,不是说没有了,这个词还在,但是它就像水和电一样不会出现在论坛上,我想再过几年不会有这么多人在这讨论什么是金融科技,金融科技有多么重要,我们可能更会讨论智能合约,分布式的架构,区块链在具体领域中的应用,一个AI的智能风控怎么在弱数据的场景里使用,而不会讨论金融科技有多么的重要,到那天就说明金融科技真的已经深深的渗透到所有的领域。


第三个判断,中国领先一小步,但只是刚刚开始。据安永的报告显示,全球2017年的金融科技的平均采用率33%,中国大概是69%,是它的两倍多。但在100强金融科技的排名里,中国只能排在第三。实际上在很多方面全世界的同行做得非常好,所以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。


科技公司跟传统金融可以建立更好的合作


计葵生在演讲中提到,科技公司跟传统金融有很多地方都可以建立更好的合作。

他认为在未来几年,金融科技的发展和研究院要考虑的问题有三个,第一是我们遇到这么多的资料,这个资料到底是谁的?如果有一个科技平台跟传统机构合作,客户自己也填很多资料。


第二,再过几年很多服务,不管是传统金融还是公司接触的都是机器人,机器人本身是在数据AI模型上提供服务。如果它讲错了谁负责?这个有点像无人车未来有车祸谁负责?我觉得也可以早一点去想,机器人的责任到底怎么定清楚以确保行业的安全性。


第三,多层合作,传统金融和公司有各种合作平台,怎么确保多方参与后,对客户来讲,成本、费用是清晰、透明的、公平的?


计葵生还表示,非常看好未来金融科技的发展,也非常看好传统金融跟平台的合作,可是觉得这三个问题早一点定方向,可能对行业发展有很大的好处。


开放银行+ 赋能商业新生态


李如东在演讲中表示,开放银行是利用金融科技实现银行与商业生态的链接的共赢模式,金融科技更有效的赋能商业生态,金融将更加的普惠,开放银行应该具备三个内涵,三者缺一不可。

一是安全标准要先行。开放银行的本质是数据驱动形成价值交换的网络。所以数据的安全是首要关键的问题,刚刚计总也讲到了数据安全非常重要,任何脱离安全标准去谈开放都可能成为脱缰的野马,只有在合规合法的框架下强化安全标准和用户隐私保护,加强企业的自律才是正确的姿态。


二是金融科技的驱动。金融科技是开放银行的核心驱动力,云、大数据、AI是现代技术的内核,主要现在各家开放银行主要是通过开放的API,智能小程序,与各商业生态建立链接,未来也可以通过区块链,5G,物联网地技术,以数据跟算法来驱动,来实现无处不在的金融服务。


第三,链接生态赋能,开放银行我个人理解不只是链接,更多的价值体现在赋能。银行赋能场景进行合规的经营,场景赋能银行来进行生态的共建,用户的价值是双方核心的出发点和落脚点。只有双方互惠互利,我觉得才可能持续的发展。


金融科技的道路选择,金融同业还是科技赋能


张韶峰在发言中提到,我们要思考一个话题,对待科技公司、互联网公司,你到底是把它当同业对待,还是希望它给你做科技赋能?

他表示,对于比较有远见的银行家你获取短期利润的同时,应该要求科技公司给你赋能,这样你就能重复产生资产,而不是一笔投资。一个大数据赋能、人工智能机器模型学习的赋能,但是到了下半场已经开始了,这是传统银行的新机遇。


金融科技和传统技术的融合


Anju Patwardhan在演讲中分享了一些国际上针对金融科技和传统技术融合的经验。

她表示,银行不再把金融科技公司视为最大的威胁,它们成为了合作方甚至是供货方。可以看到在摩根大通、摩根斯坦利、高盛公司,它们都是跟中小型的金融技术公司进行了合作,有些进行在资本市场的合作,有的是跨境结算方面的合作,不管怎么样这个合作已经蒸蒸日上了。传统的银行通过支持金融融合,能够跟金融科技公司实现共赢,共同赢得利润。


金融科技建立包容性金融市场生态环境


罗川在演讲中提及,在过去的一段时间,一些网贷公司和一些互联网科技公司,明明不是持牌金融机构,却想当然的把自己当成信用中介,并采用高利率覆盖高风险的方式运营,畸形的推高了社会的融资成本,这不应该是金融科技发展的方向,这个方向也完全不能解决经济活动中最困难的问题,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。

他指出,金融科技并不可能重构一个数字金融上帝,但它能够帮助建立起来一个更有包容性的金融市场生态环境,在这样一个生态环境里,金融科技可以帮助更好的提升市场的效率,让市场发挥最大的效力,这也是供给侧改革最有效也是最重要的工具。


ToB金融科技市场空间很大


针对在前几年ToC非常性感的时候为什么要做ToB业务?王翔在演讲中表示,一个国家越发展,机构化的比例也就越高。大家知道在英美这些国家,机构化比例大概能达到80%左右。中国基金市场分为两半,一半ToC,一半ToB。在ToB业务方面,基构通是领先者,但是即使这样我们的市占率仍然很低,市场的空间是非常大的。

他指出,ToB跟ToC之间有重要的逻辑区别,ToC会更加在乎两个优势,一个是价格优势,一个是效率优势。但对ToB来说最重要的是安全压倒一切。


此外,关于对未来ToB金融科技的想法,王翔从三个方面作出了分析。他认为,第一,ToB不需要把产品做得很性感,很花哨,但是一定要实用。我们做了2000次客户调研,没有一个功能是在家里拍着脑袋觉得逻辑可行设计出来的。


第二,对风险一定要有理解,大部分金融风险是在你认为没有风险的地方出现的。所以做金融的ToB生意一定不能有任何的侥幸心理。


第三,对监管有足够多的理解和敬畏。因为金融机构本身就是受监管的对象,不仅要了解自己的监管政策,还要了解客户的监管政策。


“科技金融在线”专注科技金融领域独家报道。致力于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科技金融信息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五道口金融论坛聚焦金融科技:助力金融供给侧改革提升市场效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