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群嘲的“水变油汽车”,这一集我看过


犹记得1994年那个伸手不见六指的北京夏夜,当民间科学家纪春生用自己研发的世界第五大发明“点水成油”,把初等数理化成绩都很差的和平女士说的一愣一愣的时候。


一定没想到,自己会被旁边的贾志新反啐一口:“你当我们是傻子呢?”。



说起来,可怜的纪春生同志也真是生不逢时。


他如果知道了自己口中“改写了中华民族命运和世界文明的轨道,晚一天推广都是对全人类犯罪”的诺贝尔级发明,在26年后的今天终于被重视,一定也会葛优瘫着笑出声吧。


这不,昨天河南南阳市委机关报《南阳日报》头版就刊发的一则消息——《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,市委书记点赞!》,就轰动了全国网友。



据悉,水氢发动机是金华青年汽车集团,运用在新产品“青年氢能源汽车”上的黑科技。



《南阳日报》报道第一段称其为:“青年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实现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,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


而在2018年12月,与南阳高新区的项目签约现场,涉事企业负责人、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则亲口表示:“该装备对水质都没有任何要求,自来水、河水、海水均可使用。”


简单翻译一下,不加油,不充电,这辆车灌满自来水立刻就能跑。



虽然听上去比科教频道《我爱发明》里的搞笑发明还不靠谱,“水变油不可能”是初中生化学课上就常见的考题,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。



可人家可不是农家老汉的自娱自乐,而是实打实进行过现场展示的——


早在2017年8月,庞青年就宣布生产出了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,邀请多家媒体到青年汽车总部观看现场演示。


据媒体报道称,车顶安装了两个水箱,注满水后,水箱与氢燃料电池间相连的透明软管内的水珠被气体冲下引擎发动,车辆被开出车间。


5月22日,南阳新闻联播更是播出了“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的新闻,画面中,市委书记张文深乘坐氢能源样车体验,用英语称赞道“It’s very good”。


庞青年对此回应道:“我们都给他们(领导们)看了,水加在一起,料加在一起,整个过程他们都看了,很好。”(@澎湃新闻



对于舆论的质疑,今天上午10点,南阳市政府表示,“正在开会,统一口径口回复。”被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博账号@侠客岛调侃为“教科书级的回应”。


随后,上午11时34分,河南南阳工信局接受@紧急呼叫采访,对“只需加水车就能开“回应称:“尚未认证验收,此事系南阳日报记者报道信息不准确”。


不过网友却发现,在南阳市政府官网上,也找到了一篇23日发布的同名文章。



关于这一点,庞青年倒是非常默契地也把问题归在了《南阳日报》记者的报道问题上。


在截止编辑发稿前的最新回应里,他称“加水就能跑”是误读,可对于自己的产品,庞青年倒是十分自信。(@澎湃新闻)


表示他的车之所以厉害,是因为使用了他们自主研发的一种催化剂,坚称商业机密不能透露——“技术不能说的,技术保密。你说,美国的技术能给我们说么?”


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


相关技术研究团队的领衔人董仕节则称,自己不是瞎搞瞎吹,这事实上是催化剂作用下的“车载水解即时制氢氢能源汽车”。


不过“实时制氢、无需储氢,更没有运氢环节”的说法,各路专家依然没有买账,纷纷指出了在目前科技水平中的种种漏洞。


一方面,根据能量守恒定律,水分解产生氢气的过程是需要消耗其他能量的。能耗比氢气燃烧产生的能量大得多。


如果仅仅是催化剂,没有电池、汽油等其他能量输入的话,根本没有多余的能量可以用于汽车行驶。


另一方面,该转换过程也十分复杂,还会产生其它化合物的排放,在车内难以完成。



目前我国也不是没有氢燃料汽车技术,可都是采用氢燃料电池技术。


也就是说,车身载着储氢瓶,车辆奔跑时通过氢氧离子的化学反应来发电。去年10月,五辆氢燃料电池汽车就被运用到了北京公交384线路中。


因此不管怎样,都跟庞青年口中的说辞相去甚远,顶多称得上是一种宣传噱头。


网友意识到其中有问题,纷纷开启嘲讽模式:要是真的有这技术,这还不赶紧大力推广,真要拿了诺奖还能去北京通州减免100平米的房租。


并戏谑的为“水氢发动机”寻找“科学依据”(误):


“这是真的,一瓶盖矿泉水能驱动一辆大巴从北京开到南极。”



“水都不用加,二氧化碳直接分解成碳和氧气,发动机喝风就能跑。”




不过,鉴于当地政府和庞青年本人都对此次的“水氢发动机”汽车语焉不详,在最终调查结果出来前,谁都无法断言其中的猫腻到底是什么。


毕竟查询青年汽车集团名下的专利信息,都只能发现一条与氢能源相关的专利信息,类型还是“外观设计”。


抛开水变油的技术本身,光是庞青年和他名下的青年汽车集团,也称得上的疑点重重。


这是一家成立于2001年,因为在招标中拿下了北京奥运800辆客车中的500辆而声名大噪的企业,可一直以来的名声却不怎么好。


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庞青年名下共有73家公司。这些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过56次,行政处罚5次,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74次,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158次。



而这次与南阳市政府合作的金华青年汽车集团条目下,则显示有834条风险信息。仅仅在今年的1月7日和8日,它就分别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和常州市钟楼区人民法院,两次列为失信人。


在2017年2月份新能源汽车骗补风波中,工信部网站公布了对7家汽车公司行政处罚书,青年汽车就是其中之一。


相关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,金华青年汽车制与2014年销售给上海公交集团245辆新能源汽车,却被发现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。


除此之外,青年汽车集团曾一度大肆扩张,在多地投资项目,但几乎全部以失败告终,官司缠身。


2016年12月,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就因“未按约定建设18万辆轿车项目”,向济南青年汽车索赔5.3亿余元的扶持资金。


@上游新闻


对于为什么还要和负面消息很多的青年汽车合作,南阳市高新区管委会某主任在接受@新京报采访时称:“企业的行为,与经营人没什么关系。”


并否认了网上的“南阳市政府投资40亿元”传言,称目前还只有前期投入,没有其他利益关联。


不过在这之前,根据南阳市政府采购中心在今年3月29日发布的采购公告,南阳市公共交通总公司单一来源采购了72辆新能源汽车。每辆单价120万元,总价达8640万元,而供应商为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。


南阳市政府采购中心网站截图


巧合的是,查询天眼查信息能发现,南阳洛特斯公司其实就是南阳市政府和青年汽车集团共同投资80亿的企业,也就是说此前两者的关系就非常密切。



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、董事长何雅琪,也正是研制出“水氢发动机”的庞青年的儿媳妇。




说起来,网友之所以能对“加水就能跑”五个字保持警惕,除了要感谢初中化学老师,可能还得感谢当年的纪春生同志。


当年《我爱我家》里,葛优用入木三分的表演让全国人民都认识了这个油嘴滑舌的“二混子”和他的骗术。


四年后,纪春生的原型、被称为中国“第一神棍”、“民科始祖”的王洪成就被收容审查,判处了10年有期徒刑。



这位自称能彻底解决世界的能源问题的大神,虽然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,可却从大半中国人都对科技一头雾水的1983年开始,用“水变油”骗局把无数人骗的团团转,造成了上亿损失。


鉴于当年闹得实在太过轰动,南阳的“水氢发动机”新闻一出现,很多人就想起了当年的闹剧,和两起事件中表现出的相似性。


同样是神乎其神的描述。


王洪成号称自己研制出了一个名为“洪成燃料”的水变油母液,按1:100000的比例滴入自来水或者海水中,就能作为汽油的替代品。


成本则仅为汽油的千分之一,产生的热值比汽油高50%以上,并且没有任何污染。


同样是用当众表演。


纪录片《盘古开天惊世篇——中国王洪成》里曾记录了如下全国巡演“水变油”的画面:“从人类祖先的钻木取火到本世纪的胰岛素合成,上下数万年的发明都不如王洪成的水变油发明伟大。



同样是地方领导站台助阵,当地媒体大肆宣扬。


哈尔滨市公安局长去王洪成家中观看过“水变油”表演,《经济日报》也曾刊登了一篇4000余字的大半版文章,质问国人:“王洪成的发明对奔小康的中国意味着什么?对被能源危机、环境污染所困扰的整个人类意味着什么?”


这一切轰动让王洪成牟取了无数实验经费和投资,可都在十年后他以经济诈骗罪被逮捕而告终。


后来,有关部门经调查发现,王洪成口中的“洪成燃料”其实就是普通的肥皂。只不过是在水中投入碳化钙粉末,电石与水反应生成可燃的乙炔。国家经贸委则揭露,他偶尔也采用调包手法的骗术,在表演中偷偷给水里加油。



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:一切最大胆的假设需要最严格的印证。


所谓“伟大发明”如果只能到处表演、做演讲、吸引投资,那多半需要警惕。


正如1992年时任劳动部部长阮崇武的报告所言,多少年来,他(王洪成)只是到处跑,请名人看表演,住在宾馆、白吃白喝。“我也曾帮助他申请专利,以便保护,但他假装受伤,不肯去做科学的检验。”


而目前,“水氢发动机”项目也仍处于研发人员的验证阶段,并未正式生产,未经过工信等相关部门的验收。


对此,我们也只能期待着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集团,真的能给我们带来一个世界第五大奇迹般的惊喜吧。





· END ·


·一 周 热 点 回 顾 ·


如果喜欢这篇文章

就告诉大家你“在看”吧◢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被群嘲的“水变油汽车”,这一集我看过